审时度势的西汉金融家:无盐氏

发表时间:2022-10-20

来源:

无盐氏,“无盐”是复姓,他是一位西汉子钱家。所谓子钱家就是专事经营借贷信用业务的商人,相当于现代的银行家。无盐氏在战乱纷争中准确把握当时的政治、经济时局,一跃成为关中富豪。

七国之乱,战费筹措迫在眉睫

汉景帝前元三年(公元前154年),刘姓王中势力最大的吴王刘濞,联合楚、赵、胶西、胶东、淄川、济南六国的诸侯王,公然发动了叛乱,史称“七国之乱”。

消息传到长安,震惊了朝野上下。在和平解决无望的情况下,汉景帝派出了以太尉周亚夫为主帅的政府军平定叛乱。居住在长安城中的高官和封地贵族们为了表明自己忠于中央政权,纷纷请求领兵出征。

而这些高官和贵族们的领地多数在关东(秦汉时函谷关以东地区称关东),而长安却在关中(古人习惯上将函谷关以西地区称为关中,即现在的渭河流域一带),他们一时难以备齐足够的车马、武器,急需筹钱去购买。为此,他们只好向长安城中的高利贷商借债。

无人放贷,政府信用岌岌可危

要评估、推断当时西汉社会对叛乱诸侯获胜、国家解体概率的预期,金融市场借贷利率是一件比较好的工具,因为利率特别是商业性贷款利率剥夺了一切温情脉脉和“政治正确”的粉饰,最能赤裸裸地反映市场参与者乃至整个社会公众的预期和信心。

殷商末年,中国已经形成了按当时标准相当可观的借贷资本,以至于周武王灭商之后将取消债务作为赈济百姓、收拢民心的重要手段;西汉初期“文景之治”期间,借贷资本也随国民经济复苏、高涨和经济活动大面积货币化的“货币深化”而得到了进一步发展。但鲁地巨商曹邴氏以冶铁起家后转向兼营工商实业和信贷,竟然以其“示范效应”改变了邹、鲁这个文化教育之乡士人的风气,使得许多士人放弃学术道路,转而经商。尤其是长安形成了颇具规模的放款市场,借贷资本称作“子钱”,专业贷款人“子钱家”就是那个年代的银行家。

当时的借贷资本已经可以承做相当大的融资项目,而且敢于承受较大政治风险向仕途遭受重挫的前官员、问题人物发放巨额贷款,可见这个金融市场已经形成了敢于冒险的风气,或是产生了某种风险资本。

一般而言,其他条件相同,政府高官、富豪等“高净值投资者”信用等级高于平民,政府信用等级高于私人,中央政府信用等级高于地方政府,大国信用等级高于小国,超级大国信用等级高于一般大国。

按一般规律而言,这笔平叛借款属于超级大国西汉中央政府担保的政府公债,至不济也应当算作中央政府担保的高净值投资者借款,其利率应当处于市场利率的低位,实际结果却是年利率高达10倍(1000%)。

这相当于彼时政策性融资利率上限的50倍、商业性融资市场利率下限的50倍、西周以来中国社会默认利率上限的10倍,是积贫积弱清末战争借款“洋债”利率的十几倍至200多倍,是19世纪初脆弱的拉美新独立国家借用外债利率的100倍以上。而且这样的超高利率融资项目,在偌大一个长安金融市场上也几乎“流标”,在一个有敢于冒险风气的大国金融中心,数以百计子钱家却几乎无人响应,数十年“伪统一”局面已经动摇了民众对汉朝中央政府的信赖,到朝廷与叛乱诸侯决斗的关键时刻,许多民众不相信朝廷一定能够制服诸侯,不支持子弟为朝廷效力遏制诸侯,担心这样做将给自己家族招致灾难。

审时度势,关中大富豪的诞生

在这样的大背景下,许多子钱家都推说自己手中没有现钱。因为当时汉景帝正准备派兵平定叛乱,战局如何,一时尚难判断。他们担心关东地区一旦失守,这些高官贵族们的领地就会化为乌有,到时候自己收不回贷款。

对于战争形势,无盐氏作了深入分析。他认为,汉朝建立已有50多年了,建国初期虽发生过异姓王的叛乱,但很快就被镇压了下去。因为经过秦末的长期战争后,人心思定,叛乱不得人心。这次同姓王的叛乱肯定与异姓王的叛乱有着同样的下场,自己应该抓住这个难得的机会大赚一笔。但是表面上,他却装作对战争前景很不乐观,一再向要求借款的人表明,战争何时结束尚难预料,因此他不能像和平时期那样出借自己的钱,除非借款人肯出高利息,否则绝不出借分文。

由于急需领兵出征平定叛乱以表明自己的立场和态度,所以高官、贵族们只得出高利息借款。就这样,无盐氏贷出了“千金”。

事实证明,无盐氏对形势的判断是正确的。仅用了3个月的时间,“七国之乱”就被平定,那些领兵出征的高官、贵族们纷纷还款,无盐氏获得了巨额的利息。

无盐氏由于能准确预测形势,并能抓住“列侯封君”急于参战而又暂时缺钱的机会,结果使自己迅速成为关中地区的首富。

 

(节选自《从“无盐氏借款”看国家信用》《中国金融》《从“无盐氏借款”看西汉前期国家信用风险》《武汉金融》《西汉银行家无盐氏》《产权导刊》)


责任编辑:岭南金融博物馆编辑

微信

岭南金融博物馆微信

扫一扫关注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