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色保险先驱:程恩树

发表时间:2022-06-30

来源:岭南金融博物馆

1657188087572026944.png

程恩树(1913—1975)是上海保险业最早的中共党员,创建了上海保险业第一个中共地下党组织,并担任首任支部书记。抗战中后期,他投身大后方,从事战时陆地兵险事业,以中央信托局保险处工作为掩护,参与广大华行和民安保险公司经营活动,秘密执行党的情报、交通和经济任务,成为周恩来亲自领导下的中共第三条秘密战线上的杰出战士。新中国成立后,为中国对外贸易保驾护航,作出了杰出的贡献。

投身革命

1913年1月1日,程恩树出生于上海浦东高桥镇陈家弄。15岁时,程恩树高小毕业。为解决家庭生计,程恩树不得不提前结束学业,到社会上谋生。1928年,程恩树来到上海城里,在鸿兴金号当学徒。1930年,17岁的程恩树到宁绍水火保险公司当练习生,业务熟悉后转为职员,出外拉保险客户,收入低微。业余时间,他常到上海总商会商业补习夜校,学习国文、英文、簿记等课程。由于工作环境的转变,程恩树思想也豁然开朗,如同青春萌动初开。他关心时局,希望有所作为,受蓬勃兴起的革命形势鼓舞,积极投身革命事业。

1930年10月,程恩树加入了上海市商会社会童子军团,在社会活动中越来越活跃。1933年,程恩树与卢绪章等人因对童子军团副团长、国民党员徐国治的腐化生活极为反感,思想道路不合,集体退出了童子军团。他们另组“兰社”,继续开展抗日救亡活动。1935年,程恩树与卢绪章结伴进入量才业余补习学校学习。该校当时的校长是进步爱国人士李公仆,校董会主席是报业巨头史量才,这是一所向学员传播抗日救亡思想的补习学校。在学习中,程恩树的革命觉悟有了很大的提高。

“一二·九”运动爆发后,全国抗日救亡运动空前高涨。1936年2月,上海职业界救国会成立,程恩树积极加入其中,不久又参与组织上海洋行华员联谊会,在斗争中逐步靠近党组织。1937年,上海“八一三”抗战爆发。10月,上海地下党组织与上海文化界救亡协会联合举办抗日救国干部训练班,程恩树、卢绪章等报名参加,他们接受了党的教育,由一名爱国者逐渐成长为一名共产主义战士。

在上海保险业举起红色的火炬

1937年11月,在上海金融业地下党书记张承宗指导下,经杨浩庐介绍,程恩树加入了中国共产党,成为中国保险业内最早的中共党员。因整个保险行业尚无中共党员及机构,故程恩树暂编入上海洋行华员联谊会党支部,主要任务是利用职业身份掩护,对保险业界上层职员开展统一战线工作,进行抗日救亡。

1938年5月,张承宗通知程恩树(原编在洋行华员联谊会党支部)和林震峰(原编在银钱业业余联谊会党支部)两位党员秘密碰头,传达上级党组织决定,抽调他俩回保险业创建保险业党支部,由程恩树任支部书记兼组织委员,林震峰任宣传委员。在胡咏骐的影响和推动下,他们联络到近二十家较大保险公司的中上层职员作为共同发起人,以“联络感情,交换知识,调剂业余生活,促进保险业之发展”为口号,倡议筹建“上海市保险业业余联谊会”(简称“保联”)。由于保险行业的经营特点,要求职员有广泛的人际交往,同业之间也需要保持密切联系,而多数保险公司规模小、职员人数少且较分散,各公司单独组织职工开展社交活动有一定的困难,迫切需要建立一个全行业性的群众组织。“保联”的筹建满足了这样的内在需求,符合保险业各阶层的共同愿望,因而业内纷纷响应。经过数月紧锣密鼓的筹备,1938年7月1日,“保联”成立大会在西藏路宁波同乡会召开,参加大会的有华商和洋商保险公司职员400余人。“保联”成了地下党的外围组织,而地下党则是“保联”的核心堡垒。从此,上海保险业的“保联”与地下党支部,一明一暗,并驾齐驱地开展革命工作。

枪林弹雨中的“十三太保”

1939年7月,成为“孤岛”的上海安全形势日趋恶化,日伪特务机关在上海不断制造恐怖事件,暗杀抗日进步人士。上海党组织从长期抗战的需要考虑,对在群众团体抗日救亡活动中露面较多的党员,开始有计划地安排转移。

1939年10月,程恩树、林震峰、张仲良、包玉刚、唐雄俊、茅子嘉、沈雍康、周志斌、徐曾渭、赵镇圭、胡肇忠、沈尔元、童肇麟等13名上海保险界的精英组成团队。在“一切为了祖国”的信念支持下,这支团队绕过日军占领的地区,辗转香港、越南,来到昆明,经认真研究,精心制定条款办法,短期筹备后,即分派至成都、昆明、贵阳、桂林、衡阳、万县、西安、宝鸡等城市,负责培训当地业务人员。

1939年12月7日,战时陆地兵险业务首先在重庆开办,随之在大后方全面展开。其承保对象大多是工厂与仓库,以及部分指定的商店和轮渡设施,基本责任是由于飞机轰炸所致的损毁及延烧损失。战时兵险作为非常时期的无奈之选,最初设想由政府财政支持,不求盈利,只求保障。兵险深受社会欢迎,工商企业投保十分踊跃,保费收入除去赔款支出后尚有盈余。

兵险成就的取得,与13位保险精英的卓越表现是分不开的,后来他们被誉为保险业“十三太保”(其中包玉刚后来成为“世界船王”,张仲良、林震峰、沈雍康、徐曾渭成为中国人民保险公司初创时期的领导骨干)。

程恩树在重庆中央信托局保险部开展战时兵险工作。他以此职业作掩护,先后在重庆、昆明、韶关、衡阳、桂林等地开展党的地下工作。

1939年底,程恩树担任地下党重庆城区区委委员,负责组织工作。

根正苗红的民安保险

1942年4月,由于工作需要,程恩树被调到广大华行任职。广大华行,这个营业网点遍布大半个中国、以经营西药、医疗器械、五金器材为业的商行,是党在国统区内的“地下掩体”和经济支柱,是一个绝密性质的隐蔽战线的机构。广大华行肩负情报、交通和经济三大任务:搜集秘密情报;为从事地下工作的领导同志搭建交通安全线;为党中央筹措经费。作为极端隐蔽的机构,广大华行由周恩来及中共中央南方局直接领导,不与地方党组织发生横向联系。程恩树被派往韶关、衡阳等地设点,以经商为掩护开展地下工作。当时他在韶关的社会职业是中央信托局办事处保险部主任,在衡阳是工矿银行支行襄理兼保险部主任(包玉刚任经理),他利用社会关系开设义利商行,并协助商行在贵阳设点,掩护党组织的秘密工作,取得了显著成绩。

1943年,广大华行与四川民生实业公司在重庆合作创办民安保险公司,卢作孚任董事长,广大华行董事长卢绪章任总经理,程恩树调回重庆担任业务处副处长,协助卢绪章主持保险业务工作。

抗日战争胜利后,广大华行与民安保险公司总部迁回上海。程恩树回沪升任民安保险公司业务处处长,实为公司的负责人,党内职务为广大华行支部委员。

1948年6月,广大华行与民安保险公司被迫从上海转移至香港,程恩树亦撤往香港,参加地下党上海局书记刘晓组织的整风学习。1949年,民安保险公司成为中国人保在香港的第一家海外公司,后来又成为人保旗下中国保险公司的子公司、中保香港分公司的子公司。可以说,卢绪章、杨延修、程恩树等一批民安保险公司的缔造者,为新中国保险事业发展打下了坚强的红色基础。

为新中国对外贸易保驾护航

伴随着人民解放战争的捷报频传,新中国诞生的曙光已现。广大华行的中共党员迫切希望脱掉身上的“资本家”外衣,公开党员身分,为缔造新中国服务。

1948年11月,广大华行党支部提议将商行结束,党员干部回国内参加革命工作。刘晓当即表示同意,但要上报周恩来批准后才能决定。于是广大华行党支部提出两种方案,一是保存这一机构作长期打算,向海外发展;二是结束这个机构,党员干部回解放区工作。因解放区急需一批在贸易、海关、运输、金融方面的内行干部,尤其是懂国际贸易的干部,所以党中央决定采纳后一种方案。遵照中央指示,广大华行并入华润公司,党外人士的股份一律清退,而党员所持股份和红利等一律上交党组织。

1949 年2月27日,由周恩来、任弼时发电报给刘晓,提名点将,责“谢寿天、程恩树、杨延修、张先成等为调进之人员,并尽先送进”。

1949年4月,程恩树接到北上命令,他怀着无比兴奋的心情,从香港乘船,辗转到达北平,途中在天津参加由刘少奇主持的有关接管大城市的工作部署会议。他学习党的“公私兼顾,劳资两利”和“发展生产,繁荣经济”的方针,并参观学习了天津的接管工作经验。5月27日上海解放,程恩树随着解放大军回到家乡,曾经的保险公司、商行老板穿着军装,带着警卫,成了军管会的“接收大员”,负责接收中央信托局。

1949年5月,程恩树担任华东贸易部对外业务处处长;1953年1月,任对外贸易部华东特派员办事处副特派员、华东对外贸易局副局长等职务;1954年11月至1956年12月,应越南民主人民共和国政府聘请,担任越南对外贸易专家及顾问;1957年1月,任中国对外贸易部驻越南经济代表处副代表(正代表是方毅);1960年2月,调回北京,任对外贸易部一局副局长,多次赴苏联以副团长身份洽谈贸易协定。

1975年1月13日,程恩树逝世,终年62岁。

 

(节选自:《叶茂根深的一棵大树——记中国人保红色基因先驱、上海保险业地下党第一任支部书记程恩树》)


责任编辑:岭南金融博物馆编辑

微信

岭南金融博物馆微信

扫一扫关注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