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外商人”陈安官

发表时间:2022-05-31

来源:

“行外商人”

1751年,当陈安官第一次出现在广州的(贸易)记录中时,他以“年轻的Hoyqua”(有多个拼法)为人所知。Tan Anqua一名是汉字“陈安官”的福建方言读音(官话的读法是Chen Anguan)。广州有多位商人叫安官,但他是唯一一位使用Hoyqua这一别名。他也是唯一的通常与陈姓连缀的安官,这使得他的身份很容易识别。陈安官也以陈文斐的名字为人所知。其行号是晋元行。

1760年以前,陈安官是获准与外国人交易的行商中的一位,我们通常称之为“行外商人”。从1760年到他1790年去世,他并没有(外贸)执照,但仍然被允许作为“行外商人”从事贸易。作为一名“行外商人”,安官能够与外国人直接协商(指语言能力),但他需要一名获得许可的行商为他作保,并向海关纳税。行商们因这样的服务能从安官处得到一笔佣金。

陈安官从事茶叶贸易,锡的买卖也占了相当的份额。他似乎从一开始就积累了丰富的经商知识并与内地市场建立良好的联系,这说明他从事贸易已有一些年头。

拒绝加入公行

1751年12月,陈安官向荷兰人供应一批早春茶(Hysan tea,即熙春茶),第二年,他也卖武彝茶(Bohea tea,亦写作武夷茶)。从这时开始,安官经常出现在荷兰东印度公司的记录中,他与其他有经营许可的商人一样出售各种产品。1754年,在广州的六位主要商人试图限制商人的等级,这一措施影响到陈安官。一些商人被禁止向大公司出售茶叶,其他资金较少的商人也逐渐被排挤出局。陈安官和其他少数几位商人在这些措施下努力生存下来。

他们得以成功而其他人却失败的原因尚不得而知。在此后的岁月,陈安官仍像此前那样与六大商馆的成员做买卖。因此,可能是他与这些人的关系挽救了他。他最亲密的合伙人是黎开官。安官与他的合作贸易始于1753年。

在1755至1757年间,他的贸易规模已扩充,涵盖了瓷器除外的大部分产品,而茶叶是他贸易中的主要目标和优势所在。

1758年9月11日,黎开官破产并身故。由于他们之间的紧密联系,陈安官被要求部分承担起偿还他合伙人黎开官的债务。1759年,安官向荷兰人交付了已立下契约的商品,但没有与他们签下新契约。荷兰人在当年也签下交易黄金的契约,但谈生意的对象当中并没有安官。

此时,他的经营状况也进一步恶化。在1760年前半年,公行成立,11位广州商人(不久便减少到十位)因此获得与外国人贸易的垄断权。所有其他商人不得不通过这些商馆进行贸易。安官被邀请加入公行,但他拒绝了。

公行制度下生存

在公行运作的第一年,陈安官没有在任何东印度公司的记录中现身。1761至1764年间,他偷偷摸摸地(或以某位新取得贸易许可的行商为中介)给瑞典商人提供茶叶。

随后,陈安官找到了一条不加入公行而能继续其贸易的出路。他拜访了在广州的多位外国商馆职员,声称朝廷的户部授予他销售茶叶给欧洲人的特权。商人试图利用其与北京的联系晋身广州贸易。在1720年代和1730年代初已经有商人努力尝试避开广州地方官员与北京建立联系,但成效甚微。

然而公行没能阻止陈安官进行贸易,这显示他的声明是有根据的。事实上他一直向瑞典东印度公司供应茶叶,并在1763年3月与他们立下契约。他在1764年1月也向瑞典东印度公司提供少量的功夫茶,直至1768年。尽管有贸易垄断权,公行却无力阻止陈安官开展这些贸易。

1765年,瑞典商人记录陈安官以每担37两的高价出售了一批小种茶给法国商人,而且他要求所有费用均以白银偿付。通常,立下茶叶契约而不以欧洲商品(比如羊毛)做交换的唯一途径便是提供高品质的产品。安官买卖高质量的功夫茶,这便是1768年他的售价比所有人都高的原因所在。

1760年代,陈安官与瑞典人的交易额达到每年约5000至6000两。考虑到瑞典东印度公司每艘商船货物的平均价值是15至25万,安官的贸易额其实很小。

公行取消后扩大生意圈

1771年初,公行制度取消,这为陈安官提供了多种可能性。其直接后果之一便是他扩大了与英国东印度公司的贸易额。他几乎每年均与英国人做些买卖,直到他于1790年去世。然而,这些交易是他以行外商人的身份,而不是取得外贸许可的行商身份进行。由于行外商人不能为商船作保,因而他们不能取得货物的最大份额。

尽管陈安官的贸易额不大,但他与内地的茶叶生产商维持着良好的联系。因此能提供高质量的小种茶,而获得外商信任。

由于与内地生产商有良好的关系,后者稳定地为他提供各种上等茶叶,这给予陈安官在广州市场中竞争优势。陈安官于1790年1月5日晚辞世。当安官去世时,原来的10个商馆中已经有7家破产。

陈安官拒绝加入公行组织看来有一定的依据。如果他加入公行,他的商号很可能不能如实际那样长时间存在。行外商人的身份既无德高望重的地位,也不能富庶一方。但从长远看,行外商人成功的机会比获得外贸许可的行商们更大。

陈安官的经商思维

1750年代早期,陈安官作为一名合法的、获得外贸许可的行商开始在广州贸易。从一开始,他便掌握了丰富的经商知识,与内地市场也保有良好的联系。因此,中外商人均对他满怀信心和敬意。

陈安官经商的优势之一在于他拥有高品质茶叶的渠道,其他商人很难与之匹敌。他之所以能在茶叶销售上要到高价,是因为他有最好的茶叶供应。高质量的中国商品为欧洲商人在其国内市场销售中带来优势,因此他们宁可不要中低质量的商品竞争。为此,安官不需要迫于各家东印度公司的压力购买他们的进口产品。安官同时被中国和外国商人视为一位诚实和正直的商人,这是导致他成功的另一个因素。

(节选自范岱克:《广州商人陈安官1751—1790》)


责任编辑:岭南金融博物馆编辑

微信

岭南金融博物馆微信

扫一扫关注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