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侨实业家:陆佑

发表时间:2021-10-31

来源:岭南金融博物馆

陆佑,小名如佑,字弼臣,号衍良,广东省鹤山县人。清道光二十六年(1846)十月九日,出生于贫苦农家,其父世代务农。陆佑少年时,西方列强对我国的侵略活动日益加深,清王朝日趋腐败,濒于覆没,战乱频仍,人民生活在水深火热之中。

陆佑年小被迫卖身于新会县财主家,终年过着牛马般生活,年长与梁氏女结婚。陆佑不甘长久寄人篱下,乃毅然远涉重洋,作为契约华工,赴马来亚谋生。时年17岁。他抵达星州后,人地生疏,举目无亲。初受雇于锡矿场,后在粤人罗奇的烟庄里当小伙计。陆佑勤奋工作、省吃俭用,经过四年时间,好不容易积蓄399元叻币,便辞掉烟庄工作,自己筹划开设了一间“兴隆号”小杂货店,生意“兴隆”,生活渐渐好转。但他不满足杂货店的小天地,便把这间小店委托可靠的伙计代管,于1872年,从星州前往马来亚经营粮食、肉类和蔬菜生意,供应当地市民、矿工及英军所需,生意颇为兴旺。

谁知好景不长,矿区两派华人的对立会党因争夺矿地发生械斗,矿场受到严重损失,陆佑的生意也被迫结束。他几经考虑,决定南下吉隆坡再图发展。陆佑到达吉隆坡的时候,正值平息土人暴乱之后,百废待兴,这对雄心勃勃的陆佑来说,正是大展拳脚的时候。于是,他在赵煌的扶持下开设当店,又获得卖酒专利权。他再次投资矿业,收购濒于破产的小矿场,并向当地封邑领主预付税款,把大面积未开采的矿区包下来。经过数年奋斗,即拥有关丹、文冬等多处锡矿场,雇工数千人。他扩充设备,改用电力机械开采,日渐富有。

陆佑经营之所以成功,是因为他有一套经营管理方法和致富之道。一是为了提高矿区工作效率,他不雇用“猪仔工”。因为“猪仔工”身体素质差,工作消极,故此,他全部雇用有生产经验的“自由工”。二是提高矿工工资。将一般矿工的工资从八元、十元,提高到二、三十元不等。这样就提高了矿工生产的积极性。三是注意改善矿工的福利、劳动安全和医疗卫生设施,使矿工生活待遇得到较好的改善。由此把一大批熟练矿工吸引过来,乐为己用。另外,他还雇聘了一个有学识经验的洋人,专门负责他的产业经营。民主革命元老邓泽如亦曾为他做过帐房工作。这样,他在几年之间便成为垄断当地锡矿的大企业家之一。

陆佑经营锡矿奠定了雄厚的经济基础之后,审时度势,向种植业、工业、商业和金融业多方面发展。

在金融业方面,1913年陆佑投身金融业,创办广益银行。当时正是陆佑事业全盛时期。在当地政府同意下,他的总公司“东兴隆”可以自行印发各种面值的银票。票面正中用英文印有“TONG HING LOONG LOKE YEW”(东兴隆陆佑),右上角印币值数。银票在各地市面流通,价值与政府的钞票相等,可以与政府钞票兑换。能够以自己的名字和店号印行钞票,且通行无阻,可见英国殖民政府对陆佑的信任。据说陆佑死后二十多年里,这种银票还一直流通,直到第二次世界大战,日本占领马来亚,这些钞票才被军票取代而禁止使用。

陆佑致富后,自奉俭约,而能仗义疏财。孙中山先生为推翻清王朝而到南洋宣传革命、筹募经费时,他解囊支持革命运动,并资助开办宣传革命之《星州晨报》。民国成立后,国民政府曾颁授陆佑六等嘉禾章。1915年广东大水灾,他又捐赠了巨款赈济灾民。陆佑出身贫苦,体察民心,他乐善好施,热心社会公益事业,举凡交通、医疗卫生、文化教育、慈善福利,无不慷慨捐助,以造福社会,造福人民。

在公路和市集建设方面,陆佑出资铺设由吉隆坡到文冬一段的牛车路,以利交通。他以先驱者的精神,开垦荒莽沼泽之地,使之成集镇。如文冬、关丹两埠之开辟,陆佑之功不可没。正如1989年4月4日《南洋商报》记者黄建顺在报导文冬开埠史的文章中所说:“文冬的其中一条大街,便是以陆佑名字命名,可见陆佑先贤对文冬贡献殊多。”在新加坡,为纪念陆佑的贡献,中华总商会对面的一条街,被取名为陆佑街。在吉隆坡,陆佑被视为奠基人之一。

医疗卫生、慈善福利事业方面,陆佑捐资五万元给星洲陈笃生医院(该医院有五间院房以陆佑名字命名)。1903年6月,他捐款五万元给樟棋山,作为改善检疫设施。捐资给吉隆坡同善医院兴建一座“陆佑楼”,作为华人接生院。他还捐巨资建造吉隆坡中华大会堂,在新加坡、吉隆坡建造“广肇会馆”,内设食宿、响导、汇兑、保管等服务项目,凡广东同乡到南洋谋生者,招待食宿,介绍职业及资助旅费。

陆佑自幼失学,深感文化教育的重要。在教育方面,他捐资办学最多,地区最广。如在吉隆坡,创办养正学校、维多利亚英文图书馆、尊孔学校、坤成女校等。在新加坡,资助三万元给中央学校设立工程系、资助五万元给莱佛士学院、捐资九千元给爱德华七世医学院。

1910年至1912年,他捐资一百万元给香港大学,建成一座富有艺术特色的“陆佑楼”,作为香港大学校本部。1915年,他又捐五万元设立学校基金会,并给香港大学长时无息贷款五十万元。1917年1月,香港大学曾派副校长到马来亚给陆佑颁发“名誉法律博士”的学位,以表彰他对港大的特殊贡献。1984年,港大之“陆佑楼”被香港政府列为文物古迹,予以保护。

1916年底,陆佑不幸染上恶性疟疾、虽然请了不少名医为他治疗,但因年事已高,在1917年2月24日离开人世,享年七十一岁。

 

(节选自《华侨巨富 慈善楷模——华侨实业家陆佑传略》《陆佑先生小传》)


责任编辑:岭南金融博物馆编辑

微信

岭南金融博物馆微信

扫一扫关注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