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云:新中国的“红色掌柜”

发表时间:2021-08-30

来源:岭南金融博物馆

1905年,陈云生于江苏青浦(今属上海市),4岁时就成了孤儿,由养父抚养长大。因为家境贫寒,1919年高小毕业后无力升学,经老师帮助,进入商务印书馆当学徒。大革命中他参加工人运动,1925年加入中国共产党。大革命失败后,他在江、浙、沪地区从事工农运动,1930年进入中央,1934年1月在六届五中全会上当选政治局常委,1937年底出任中央组织部部长。

1943年,各敌后抗日根据地顶住日寇在“百团大战”后的疯狂反扑,度过了最困难的两年后,形势开始好转。然而,中共中央所在的陕甘宁边区,却发生了严重的金融波动,边币发行失控,币值大跌,物价猛涨。为了压制物价,边区银行停止边币发行,这样虽然一时扭转了金融物价形势,但市场萧条,生产大受影响,经济陷于“休克”状态。

陈云就是在这个时候,执掌陕甘宁边区的财经工作,在扭转财政金融的困局中崭露头角。

1944年3月5日,中共中央政治局会议根据毛泽东的提议,决定任命陈云任中共中央委员、西北财经办事处副主任兼政治部主任,主持统管陕甘宁边区和晋绥边区财政经济。

陈云长期从事工人运动,主持过中央特科,搞过组织工作。但从没有开展过财政工作,他自认“做生意我是一个外行”。但他坚持“不唯上、不唯书、只唯实、交换、比较、反复”的十五字。

他首先深入调查研究边区生产兴旺与财政金融混乱不协调的现状,分析了产生这一矛盾,主要是由于错误地确定边区银行是财政的出纳,片面强调金融支持财政预算,导致财政发行失控。显然,问题的焦点集中在边币币值的稳定上。边币稳定了,重新占领流通市场,市场才能稳定,边区生产、流通和群众生活、党政军供给才能得到保障。

陈云立即下决心整顿金融,重建边币信用。他首先确立银行企业性质,使其摆脱财政出纳的地位,以利控制财政发行,把问题解决于边币发行处。他要求财政部门和军队后勤部门带头有借有还,还把货币发行大权收到财经办事处,加强了货币发行的控制。他还规定:特别放款须由借款机关出其正式借据,说明金额、用途、归还日期、利率及付息办法等规矩,使边区银行相对于财政更加独立。

此时,正确处理边币与法币关系并使边币重占流通市场就成为了当务之急。陈云认真总结了几年来金融工作中的经验教训,经过深入思考和分析,理清了边币与法币的关系,找到了解开边币死结的金钥匙。5月10日,陈云在西北财经办事处第四次会议上,提出了一个他说是“偷梁换柱”的解决办法,即:由盐业公司发一种流通券,其定价与法币一比一,而与边币一比九,使之在边区内流通,逐渐收回边币,达到预想程度时,再以边币收回盐业流通券。这样既可使边币与法币的比价提高到一比一,驱逐法币,又不至于扰乱市面金融。

由于正确安排了边区的财政、金融、贸易,1944年7月到1945年8月,边区的金融物价再也没有发生大的波动,生产继续保持大发展势头,积累起了相当雄厚的家底。这种情况与前几年边区金融物价不断波动形成了鲜明对比,更与国统区物价飞涨、经济萧条形成了鲜明对比。陈云的财经才能,得到了广泛好评,也得到了毛泽东同志的称赞。

解放战争中,陈云主持东北财经工作,使东北经济迅速恢复,为解放战争提供了强大支特。1949年他出任中财委主任,领导财经部门只用了几个月时间,就打退投机资本的数次进攻,赢得新中国财经战线“淮海战役”的胜利,消除了长达12年的恶性通货膨胀,创造了举世瞩目的经济奇迹。他领导制定和实施第一个五年计划,抓住苏联和新民主国家无私援助中国工业化的历史契机,成功地奠定了中国由落后农业国迅速实现工业化的基础,使近代无数仁人志士的强国梦终于有了实现的希望。

改革开放后,他担任中央委员会副主席和中央政治局常委,并任中央纪律检查委员会第一书记,他又一次主持全国财经工作,同邓小平等一道开创了改革开放和社会主义现代化建设的新局面。

 

(节选自《红色金融的丰碑 追忆老一辈革命家》)


责任编辑:岭南金融博物馆编辑

微信

岭南金融博物馆微信

扫一扫关注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