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青春书写的红色金融史 ——彭湃与海陆丰劳动银行

发表时间:2021-05-30

来源:岭南金融博物馆

1623810025955012557.png

彭湃(1896年10月22日—1929年8月30日),广东省海丰县城郊桥东社人(今广东省汕尾市海丰县海城镇)。彭湃家世优渥,出身于一个工商地主家庭,拥有“鸦飞不过的田产”,却毅然投身于为贫苦农民谋利益的运动之中。1921年加入中国社会主义青年团,1924年初由团转入中国共产党。1927年10月,在广东海陆丰地区(今汕尾市)领导武装起义后,建立了海丰、陆丰县苏维埃政府。1929年8月30日在上海龙华英勇就义,时年仅33岁。

青年彭湃,他为了保护工人农民的利益,支持革命斗争,在思想上进行了深入的思考与探索,在实践上也根据工人农民的需要,创办了符合工农利益的金融机构。虽然时间短暂,但效果显著、意义重大!它是中国共产党在寻求中国革命道路过程中,在经济、金融方面的有益探索,它为此后金融的发展与建设积累了宝贵的经验。

一、“到农民中去”

 “听我演说的有十余人之多,其成绩为最好”

1921年,25岁的青年彭湃从日本回国。彭湃回国后,组织“社会主义研究社”、创办“劳动者同情会”、《新海丰》杂志,又担任海丰劝学所所长,举行海丰“五一”大游行。作为一个曾经留过学的知识分子,彭湃深知知识的宝贵和力量,回国后一年多来,他一直想从教育入手,实现社会革命的思想。在教育界任职期间,他的主张和行动也的确影响了许多师生,为他们打开了通向新生活的大门,并且,强烈地撼动了海丰封建反动势力的基础。但是,实践证明,走这条路不能从根本上解决问题。

路在何方呢?彭湃把注意力转移到工农方面来。他先是创办《赤心周刊》,旨在唤醒工农,但是读刊物的仍旧都是城里人、知识分子,“背后绝无半个工农,街上的工人和农村的农民也绝不知道他们做什么把戏”。要想唤醒工农,就必须深入到他们当中去。

1922年6月,彭湃孤身一人,抱着“我即贫民”、“我即现社会制度的叛逆者”的信念,开始了他“到农民中去”这伟大理想实践的第一步。他没有想到,这第一步居然走得这么艰难。农民不愿和他接近。这是什么原因呢?原来他穿戴讲究,一袭长衫、头戴白帽、文质彬彬,农民不敢接近,总以为彭家少爷要来收租,老远看到彭湃便躲起来,拒不见面交谈。

于是,彭湃收起了他的少爷穿戴,摘下白通帽,戴上尖竹笠,脱下鞋子,光着脚板,带着农民爱用的旱烟袋,到农民中去,用通俗的语言和农民交谈。

彭湃主动和农民攀谈,有时还发表演讲,有时抱着留声机播放唱片,或教牧童唱民歌。彭湃调侃到:“是日与我谈话的有四五人,听我演说的有十余人之多,其成绩为最好。”

越是深入接触农民,彭湃越是感到开展农民运动的重要性。1922年7月29日晚上,张妈安、林焕、李老四、李思贤和林沛五个青年农民来到彭湃家。大家见面后都异常兴奋,洋溢着热烈、融洽的气氛。彭湃自己也没想到,一个地主的儿子和几个佃农竟谈得这样投机。谈话给了彭湃很大启发。接着,大家又轮流讲了自己的身世。最后,张妈安说:“湃兄,我们今晚可不是来向你诉苦的,我们是来向你问路的。”

彭湃伸手捻亮了煤油灯的火苗。他心里这时异常激动。他说:“这路可不是我指出来的,这路是大家一起走出来的。眼下土豪劣绅有官僚政客当后台,资本家有自己的商会组织。只有咱农民如一盘散沙,大家既无依无靠,只好自己顾自己。所以,我们也应该成立个组织。我们农民一盘散沙,土豪劣绅就永远要欺负我们,农民永无出头之日。只要我们一有胆量和地主豪绅斗;二能团结起来,齐心协力;三有一个坚强的组织领导,那我们脚下这条路就一定能走通!”

彭湃坚定地说:“就叫‘农会’!”接着,他又说:“既然大家心都想到一块儿了,那我们今晚这六个人就算是第一个农会。”

1922年7月29日,这是一个平常的日子。可是在中国20世纪史上,在中共党史上,这又是一个不平常的日子。就在这一天,中国农民革命运动的先导者彭湃同志正式点燃了第一颗火种。

二、“设金融机关以利农民”

从“到农民中去”到六人农会的成立,从六人农会到赤山约农会的成立,彭湃一步一个脚印,从没有路的荒野上终于走出一条路来。

过去农民在生产上遇到困难,只能被迫借高利贷。放高利贷的机构往往是当铺,当铺抵押放款额很低而利率极高。这些高利贷,利率从30%、50%到100%,甚至高达300%,搞得群众“一担谷子借九年,九十九担送仓前”,甚至因为还不起高利贷,或者“终年劳累,靠卖茅草过日”,又或者“用被服、蚊帐及家具抵账”,又或者“被迫卖子卖女”,“迫得妻离子散,家破人亡”。

这些盘剥,严重影响了农民生计和农业生产的发展。彭湃当时主张减租与土地革命,以实现耕者有其田。

从泉水到溪流,从溪流到江河,彭湃领导的农民运动开始迎接革命高潮的到来。1923年元旦,海丰总农会宣告成立,会员达二万户,人口约十万人,占全县人口的四分之一。在成立大会上,彭湃被选举为会长。这个县级农会的建立,把中国新民主主义革命时期的农民运动推向了有纲领、有领导的新阶段。

在这些农民运动过程中,彭湃也开始萌生了通过建立金融机构服务农民的想法,彭湃的金融思想是其农民运动思想中的重要组成部分,产生于其从事农民运动的实践中,服务于农民运动。1922年冬,彭湃在《农会利益传单》中写道:“便利金融,农民常因财政支出,无法施肥;或年关之际,而用衣服、家具质在当铺,其利息甚高,亦农民贫困之一也。既有农会,可设金融机关(以最低利及长期) 以利农民。”在广东农民协会成立后,彭湃在主持制订的《广东农会章程》中,明确地提出要“办理农业银行,消费组合及其他经济事项”的主张。1926年,彭湃又在《海丰农民运动》中提出“减租得到效果,就可以办农民借贷机关以安慰他们。”

这个阶段,是彭湃金融思想的重要萌芽阶段,为后来红色金融实践奠定了重要的基础。

三、海陆丰劳动银行

1927年初,为在海丰组织工农武装起义,建立苏维埃政府。彭湃决定成立中共海丰县财政经济委员会,负责筹集和管理党内经费事项。5月1日,中共海陆丰地委领导的第一次工农武装起义获得成功,海丰县临时人民政府宣告成立,发表了政府宣言,明确提出了取缔国民党政府的苛捐杂税制度和土地政策。宣言在第五条中也提出:“开办农民银行,以低利借给农民。”5月3日,在《救党运动宣传大纲》里,进一步明确:“实行没收土豪劣绅及一切反革命财产来建设劳动银行。”由农会提倡开展信用互助,其目的主要是帮助农民解决生活生产上的资金需要,以抵制高利贷,可惜当时的政权仅存在了10天,建立劳动银行的计划也未能付诸实现。

9月1日,第二次工农武装起义夺取了政权,又成立海丰县临时革命政府。9月25日,苏维埃政府主动撤出海城。11月1日,东江特委发动了第三次海陆丰武装起义,再次克复海丰县城。11月6日,海丰县临时革命政府成立后发布布告(第九号),标志着苏维埃政府的财政及土地政策的建立,以及国民党政权的田赋、契税制度的取消。

第三次起义胜利后,中共中央临时政治局委员彭湃兼任了新建立的中共东江特委书记,着手进行工农苏维埃政权的筹备工作。11月13 日、18日,正式成立了海丰、陆丰两县苏维埃政府,政府内设置经济、土地、军事、人民四个委员会 ( 后增加至十个委员会) 为办事机构。

初时,是实行土地革命,废除债务和没收当铺等金融机构。接着,建立银行,发行货币问题也摆到苏维埃政权面前。因为当时革命政权面临的客观形势是:(1) 分田废债,没收了地主富农财产,包括当铺、兼营银钱业的大商号,旧的金融关系被摧毁了,土地分给了农民,必须解决农村的生产生活资金问题;(2) 要求扩大革命队伍,当时海丰驻有红二师、红四师及海陆丰本身的武装,革命队伍要壮大发展,需要解决弹药粮饷问题;(3) 要建立后方革命根据地,因敌人过于强大,必要时需退入山区,与敌人进行武装斗争,这就要征集大批战备物资到中峒后方根据地储备起来;(4) 中国共产党东江特别委员会控制的地区越来越广,要积极开展内外贸易,扩大物资交流,开辟财源,要求货币流通要与商品流通相适应。

所以,1928 年1 月28 日海丰县委给省委的报告中说,已决定“设工农银行发行纸币”。同年2 月18 日在海丰县第二次工农兵代表大会上正式决定建立劳动银行。1928 年2 月18 日,海丰县召开第二次工农兵代表大会,改县工农兵苏维埃政府为人民委员会,在会上还成立了人民委员会所属的经济委员会,陈子岐、罗逢香、陈云山、林承美、胡占群等为经济委员会委员,以陈子岐为主席。2月20日,海丰县苏维埃人民委员会发布通令决定建设劳动银行,使工农贫民在推翻资产阶级革命进程中,有此借贷机关,得以从事生产,发展社会经济。

于是,海陆丰劳动银行正式成立。行址设在海丰县南丰织造厂内。在宣布建立海丰县劳动银行的公告中,还附有《海陆丰劳动银行发行条例》,规定:(1)本行业便利交易起见,特设此项银票;(2)本行纸币因在外地印刷未就,暂借南丰织造厂银票,并由两县人民委员会加盖印发行纸币,即由该银行公告收回;(3)此银票券别十元、五元、一元三种,暂发行十万元;(4)此票换回币后,可随时得到兑现,必要时,再设分行,以便各地就近兑换;(5)自告之日起,两县人民,须一律通行此银票,不得拒绝使用;(6)如有拒用此项银票者,即以破坏金融论,与反革命同科。”

至同年2月底,国民党军队进攻海丰县城,海陆丰劳动银行随苏维埃政权撤至中峒、朝面山等山区坚持游击战争后,停止发行劳动银行纸币。

彭湃从最初提倡设立金融机关到成立农民银行,表明彭湃的金融思想日益走向成熟。彭湃的金融经济思想有马克思主义的渊源,也源于群众实践运动,也为群众运动实践而服务。在把马克思主义和中国农村的具体实践相结合的过程中,彭湃作出了不少创新和贡献。彭湃的经济思想,从减租到没收地主土地的发展脉络,从成立金融机关到正式提出并成立银行的过程,是广东当地及全国农民运动及农村经济发展的现实客观需要催生的。在这一过程中,彭湃及时掌握了农民运动的发展特点和农村经济发展的现实要求,将它提炼和概括出来,形成自己的思想,并将之政策化、具体化,运用到农民运动的实践中,掌握和武装了群众,广东海陆丰的群众运动才如火如荼。

1929年8月,彭湃因叛徒出卖被捕,被收押在上海龙华监狱。在狱中,他坚贞不屈,英勇斗争。1929年8月30日,澎湃与战友杨殷、颜昌颐、邢士贞4人高唱《国际歌》,壮烈牺牲,年仅33岁。

 

参考文献:

[1]《中国共产党简史》,人民出版社、中共党史出版社,2021。

[2]中国人民银行:《中国共产党领导下的金融发展简史》,中国金融出版社,2013。

[3]欧阳卫民:《岭南金融史》,中国金融出版社,2015。

[4]陆里:《彭湃》,中国青年出版社,1994。

[5]中共海丰县委党史办公室,中共陆丰县委党史办公室:《海陆丰革命史料》,广州:广东人民出版社,1986年版。


责任编辑:岭南金融博物馆编辑

微信

岭南金融博物馆微信

扫一扫关注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