卢观恒:十三行首席行商

发表时间:2021-03-28

来源:岭南金融博物馆

卢观恒,原名熙茂。乾隆十一年(1746)出生于广东新会的贫寒之家。他以非凡的洞察力,抓住了清代广州一口通商的天赐商机,上演了一部从农民到十三行首席行商的神话。

出身贫寒  中年发迹

卢观恒年少时,父亲就已经去世,与母亲相依为命,在乡下耕作为生。因家境贫寒,年近40仍未有妻室,卢观恒不甘就此潦倒一生。只身从新会来到广州,帮人看守歇业的空铺。

当年广州一口通商,所有外贸在广州进行,有的外商运货到广州发售,行商将价钱压得很低,外商不忍贱卖,租借卢观恒所看守的空铺储存货物,并订定各货价目,托其代为出售。卢观恒熟悉本地行情,经营有术,兼之空铺做仓库,无本生利,很快将洋货售清,于是,他大得外商信任,外商陆续运洋货到广州,托其代售,卢观恒逐渐致富。

乾隆五十二年(1787),卢观恒出银13万两与英东印度公司订立茶叶合约,英公司邀万和行商蔡世文出面,与卢观恒共同做成该项买卖。卢观恒由此开始与英东印度公司拉上关系,并与万和行关系密切。以后,卢观恒与英公司有大量的印度棉花交易,成为一直与英公司进行该项贸易的主要商人。

乾隆五十七年(1792),海关监督正式发给卢观恒行商执照。外商都称之为茂官,他所创商行名叫广利,行址初在源昌街,后迁普安街。卢观恒扬名立万,终于有了自己的事业。在他的悉心经营下,广利行的行务蓬勃发展,与英公司的贸易越做越大。

左右逢源 行商之首

生意越做越大,卢观恒在行商中的排名迅速跃升。嘉庆元年(1796)居第三位,次年便跃居第二位。嘉庆十三年(1808)潘有度退休后,卢观恒居首席行商的位置,与怡和行伍秉鉴共同掌管行商事务。

卢观恒是贫苦出身,他深知世道的艰辛,在处理与其他行商的关系时也很尽力维护彼此的利益,照顾遇到困难的同行,从而也树立在公行中的威信。卢观恒甚至通过联姻方式来巩固其地位,卢观恒次子卢文锦便是行商首富伍秉鉴的侄女婿。十三行后期也就由伍、卢二家所操纵。

卢观恒长期从事外贸,很注意平衡外商的利益诉求。他主要贸易对象是英国东印度公司,在长期的贸易往来中,卢观恒很注重商业信誉。所以英公司委员会宣称,“多年来委员会和茂官的关系都是很密切的,甚至在他未做行商之前都是如此”。 他们称赞茂官(卢观恒)和浩官(伍秉鉴)是“两位可尊敬的商人”。嘉庆十七年(1812年)卢观恒去世,委员会认为是一个重大的损失。

斡旋外交

十三行行商不仅垄断了清政府的对外贸易,而且兼协助官府办理外交事务,行商必须负责外商缴纳进出口税饷和管理约束外商,同时中外之间来往书信也必须由行商代为转递。卢观恒作为—位重要行商,在中外交涉事件中发挥了一定作用。在挫败英国侵占澳门的图谋中,他也出力不少。

19世纪初,英法两国在远东海面进行了剧烈的争夺,英国兵船以帮助葡人保护澳门为名,企图侵占澳门。1801年5月,英国巡船未经允许开抵广东洋面,粤海关获报后,着令行商转谕该船回国。卢观恒与潘有度等8家行商致函英公司大班称:“奉关部大人发谕一件,系着弟等通知大班,速饬剌犁巡船克日开行回国,毋任逗留。”

1802年,形势更加紧张,英国兵船六艘,兵员上千,满载枪械炮具,到达伶仃洋面,准备随时在澳门登陆。5月28日,卢观恒、潘有度等致函大班多林文,传达粤海关监督谕令,“速将剌华、花臣、爹力三船,并先到巡船各只,一并催令扬帆回国。”6月1日,卢、潘等再致函转谕多林文,“速令该那位等船即日移往零丁洋面停泊,毋许一名番梢上岸住宿滋事,仍勒限开行具报。”6月5日,卢、潘等接到大班信函,内称:“各兵船何日开行,尚未定酌。”后来,卢、潘等又多次传粤海关监督谕令巡兵各船即扬帆回国。在清政府和澳葡当局强烈反对下,英国兵船才于7月4日全部离开中国海域。

热心公益

1806年,广州发生粮荒,卢观恒同潘有度等各捐25000元,以便从印度购米赈济灾民。1808年,英公司大班刺佛由小吕宋载十个小儿传牛痘种至广州。卢观恒、伍敦元、潘有度一起合捐数千金给洋行会馆,支持传种。 同年,为清理修浚广州西关各濠渠,西关绅士何太清、钟启韶等向洋行巨商卢观恒、潘有度等发起集资,成立了“清濠公所”,后在此基础上建成有名的文澜书院。

另外卢观恒又以田七百余亩,捐充石头村卢族义学义仓经费。以田四五百亩捐新会全县义学义仓经费;清末新会官立中学堂、西南公立两等小学堂、县城公立两等小学堂、东北公立景贤高等小学堂的常年办学经费,都是卢观恒捐田五百余亩的田租收入之所得。卢观恒还捐资修筑天河围、周郡、横江三围。

不堪重负 逐渐衰败

卢观恒虽然表面上富极一时,但也不堪各种负担。清政府对行商的豪取巧夺,让他颇感压力。各种以河工,军饷为名的捐输名目繁多。1808年,两广总督吴熊光因饬调官兵用银,卢观恒捐助1万两,1811年,修堤筑坝,卢观恒等义捐银60万两。

另外,分摊商欠也是卢观恒的一个重要负担。1780年经广东巡抚李湖奏准,由行商从外国进口货中征收3%作为行佣,用以偿还破产行商的欠饷和欠债。 行佣的设置是正式确定行商分摊商欠的开始。卢观恒作为一位主要行商,此项支出不少。

清政府的各种勒索、摊派花费了卢观恒不少钱财,因此,卢观恒曾多次申请退休,却未获得批准,直到1812年12月20日去世。

卢观恒去世后,其子文锦、文蔚(继光)先后主持广利行务,直到鸦片战争后公行解散,卢氏子孙仍在广州经营茶行。不过,当年广利行的风光已经不再。

 

(节选自《大器晚成的十三行首席行商卢观恒》)

 

责任编辑:岭南金融博物馆编辑

微信

岭南金融博物馆微信

扫一扫关注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