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合两相宜:馆藏攒盘赏析

发表时间:2021-03-28

来源:岭南金融故事

1618916105537035335.png

岭南金融博物馆藏品:清铜胎珐琅攒盘

攒盘,又称“拼盘”、“全盘”。“攒”在《说文解字》中释为“聚也”。攒盘是由多个盘子相攒组合而成的整体,既可分割独立使用,也可以组合构成整体。

攒盘在清康熙和乾隆年间较为流行,至民国时期仍在使用,并体现出不同时代的特点。

一、组合形制

岭南金融博物馆攒盘由八件小盘组合而成,八件小盘组合构成圆形,编者推测,攒盘应该缺失了部分组件,如中部的圆盘,圆盘与八小件凑成“九”数,即民间所说的“九子攒盘”。

除中部圆盘外,攒盘应该还缺失了盘盖及盘托两部分,盘、托、盖三为一体的配套,才构成完整的攒盘。

攒盘托的作用是便于将分割独立的小盘一次性地端拿,避免了在端拿过程中易造成的滑落现象。攒盘盖的作用是避免灰尘和脏物的掉入。盘托、盘盖通常由楠木、红木等材料构成,盖面的装饰颇为讲究,或抛光打磨镶嵌螺钿、或浅浮雕刻纹样,使器皿锦上添花、华美绚丽。

二、造型设计

多个小件组合而成的攒盘,由内而外构成了具有动态美的造型,规整而不散乱,这种组合形制既把攒盘装饰得精致而华丽,又显得异常地生动而富有韵律感。

其中,八件小盘的造型设计十分生动,小盘造型似由两个变体莲瓣造型构成,小盘上端保留了写实风格,像莲叶的尖端花瓣,数个莲瓣小盘组合,在边缘部分呈现出波浪翻覆的节奏感,极富节奏动态。

图片9.png 

历史图片:元代青花瓷中的变体莲花纹饰

三、装饰题材

馆藏攒盘的口沿及底部边沿部分,露出规整而周正的铜胎线条,使得器型紧致挺拔。由边缘而内,装饰缠枝花纹,再往内,由内粗外细的双框线段组成,粗线为蓝色,细线为金色,与边缘铜胎呼应,整体装饰点缀之下,显得立体丰满。攒盘内部以白地装饰,在此基础上绘制图案和纹样,使器皿呈现出色彩多样的特点,正面图案以登科及第、考读功名为主题。

 1618916147284002644.png

岭南金融博物馆藏品:清铜胎珐琅攒盘(局部)

四、材料工艺

馆藏攒盘的铸成年代推测拟为清中后期。清中期一改前代盛行的陶瓷材质,采用了质地精、产量少的清宫名贵品种铜胎画珐琅攒盘。

铜胎画珐琅攒盘较瓷胎而言,它具备了金属的坚固耐用、不易破损、胎体轻薄和便于端拿的优良特点,也更显示出此时攒盘不惜财力、不惜工本,求取华贵富丽的造物气派。

1618916157474042261.png

岭南金融博物馆藏品:清铜胎珐琅攒盘(局部底部)

为防止底部釉面损,装嵌了弧形的盘脚

五、功能用途

攒盘是一种实用的器皿。《饮流斋说瓷》记载:“果盒亦为攒盒,乃盒数个,盘格星罗棋布于中,略似七巧之板,而置种种食品于其内也。”《红楼梦》也记载了攒盘的用途:“凤姐又命攒了两盘并一个攒盘,与文官等吃去。”

攒盘的历史可以追溯到明万历年间,是在节令、婚丧嫁娶等重要节日里款待宾客的礼器。“攒盘在日常生活中的功能日趋明显和重要,它成为上至皇宫贵族,下至平民百姓生活中不可缺少的器具,用来盛装小菜、茶点和干果等,深受人们的喜爱。”随着时间的推移,其礼器功能逐渐消失,更多地作为一种实用器,甚至逐渐演变成为一种雅玩。清代广州得风气之先,广州的珐琅制品数量很多,其制品除进贡朝廷,也是广州极具特色的外销品之一。

 

参考文献

【1】赵兰涛、刘乐君《组合之美——论攒盘造型及其艺术特征的衍变》,《艺术生活》2010年第3期,第71-74页。

【2】龙霄飞:《古陶瓷纹饰琐谈——莲瓣纹·八大码·变形莲瓣纹》,《收藏家》2008年第5期,第76页。


责任编辑:岭南金融博物馆编辑

微信

岭南金融博物馆微信

扫一扫关注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