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代银行业的中国基石——十三行与银行存款保险制度

发表时间:2021-02-28

来源:岭南金融博物馆

       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务院令第660号《存款保险条例》:“存款保险,是指投保机构向存款保险基金管理机构交纳保费,形成存款保险基金,存款保险基金管理机构依照本条例的规定向存款人偿付被保险存款,并采取必要措施维护存款以及存款保险基金安全的制度。”

       现代银行存款保险制度最早由美国创始,根据1933年银行法,美国于1934年建立了联邦存款保险公司(FDIC)。作为现代银行监管的主要模式,存款保险制度是现代美国金融安全网的重要一环。就美国的存款保险制度而言,是从州一级的实验开始的。纽约州于1829年实施的“稳定基金”制度,是人类历史上最早的存款保险制度实验。追根溯源,存款保险的制度渊源来自中国,纽约州在1829年正是借鉴清代中国广州十三行实施的联保制度,才建立起“稳定基金”制度。

       一、国际贸易大潮背景下的十三行

       航路的开辟极大地拉近了世界的距离,现代国际贸易的大潮开始形成。清朝政府于康熙二十二年(1683)取消海禁后,于康熙二十四年(1685)设立了闽、粤、江、浙四关。粤海关设立第二年即康熙二十五年(1686)的春夏之间,建立“广州十三行”的洋行制度(行商数变动不定,少则四家,多时二十多家,其真正名号是“外洋行”,但”十三行”始终是成为这个商人团队约定俗成的称谓),广州成为最为重要的中西贸易口岸。乾隆二十二年(1757)清朝政府关闭江、浙、闽三关,广州成为唯一的中西贸易口岸。此后的100年间,十三行向全球输出中国商品,掀起中国商品浪潮,同时也向清朝政府提供了近半的关税收入。

  1616409125251045591.png

岭南金融博物馆藏品:清外销通草画、外销铜胎珐琅攒盘

 

       商贸的背后蕴藏着知识、技术、思想、观念的交流。十三行的影响力不仅仅是贸易层面,更体现在制度及思想层面。十三行的责任联保机制构思就曾经运用于美国纽约州的存款保险立法,继而全美、全球推行。

       二、十三行联保机制的发展及危机

       责任联保机制属于十三行行商制度中的一项内容,其经历了漫长的发展演变。

       按照规定,十三行行商负有承保和缴纳外洋船货税饷、规礼、传达官府政令、代递外商公文、管理外洋商船人员等责任。外商抵达广州后,要在行商中选择一人为自己作担保,然后将船中货物全部交给他(后来,货物并非由承保行商来统销),担保的十三行行商承包此外商进出口全部货物的销售与采购(均以固定价格一次性买卖),外商不得私自买卖货物。外商在华的一切行动都是由保商保证,外商的活动范围以及活动方式都是受限制的。

       (一)保商制度

       行商运作着巨大的商业网络,支持这个体系需要庞大的财政开支。例如需要垫付规定的关税(不管货物是否由保商买卖,一律要负担完税责任)。一些资本薄弱的行商便产生了风险,一方面,对官方“欠税”,另一方面,向外商贷款周转生意继而产生“商欠”。这一风险,也使得清政府推出行商风险管理的制度建设。

       为应对这一问题,清政府推出了“保商制度”——由几家殷实的行商充任保商,保证进出口货税的缴纳。这个制度的优势在于剔除资本薄弱的行商,也保证了税收的及时缴纳;但是制度建设不是从维护行业的整体安全稳定运营出发,而是以税饷的足额按时交纳为目标,这是其时代局限性。

       (二)行佣制度

       清政府的制度及规定,未能解决“商欠”危机。首先货物包销的性质,隐含着必然的市场风险;其次,外商利用制度缺点进行高利贷掠夺,部分行商借贷无力偿还,本金利息越积越多。这导致了“商欠”危机的加深,乾隆四十四年(1779),“商欠”发展成为威胁整个行商团体的系统性风险。

       由于向英商借贷,8家行商欠下1078976元,在数年间增加了3倍,赔偿总额达到4347300元。英国东印度公司极力催收,甚至派出战船进行催缴。清廷的处理办法是对破产行商进行充军的刑事处罚,未偿还的欠款也被要求在部分行商(“联名具保”的其他行商)之间摊赔。

       同时,清廷建立“行佣”制度,在对外贸易中征收“行佣”,用来偿还破产行商的“欠税”和“商欠”。

       “行佣”的本质,也是为了让其他行商为破产行商的“欠税”和“商欠”负连带责任,是一种朴素的联保机制。但是“行佣”也使得行商增加了额外的支出,加重了行商的负担。

       (三)“总散各商联保”

       1809—1810年,“商欠”引发了广州十三行历史上的第二次系统性风险。三位欠贷行商充军伊犁,除了变抵家产外,其余部分由其他行商以行佣分10年还清。这次事件促成了“总散各商联保”的制度,改变以前行商资格需要一二家行商进行担保的惯例,改由“散商”联保,同时实行广州十三行内部的行商全员联保制度。这一制度发展,导致殷实商人望而却步,行商数目锐减。

       道光年间,西方商人利用鸦片的走私,打破中西间的不平衡贸易局面,行商处境更加困难。“商欠”越演越烈,连带责任导致行商纷纷破产,1829年行商降至6家。在此情形下,1829年清廷取消了总散各商联保的规定,放弃了行商相互间的普遍担保制度。

       与此同时,1829年美国纽约州却通过模仿广州十三行联保制度制定了银行业稳定基金制度的法律。

       三、美国的推行

       当1829年清政府取消“总散各商相互连保”制度之时,远在美国的纽约州政府却向州议会提出模仿广州十三行的相互联保制度,建立起银行业的“稳定基金”制度。

       提案的发起人是美国雪城的创立者、纽约州实业家、纽约州参议员约书亚•福尔曼。纽约州州长范布伦在1829年1月26日提交给州议会全体会议的提案报告。报告称,“让银行相互负责的合理性,是借鉴广州行商监管制度。……我们银行的情形十分类似……它已经历过70年历史实践的检验。而且,在这个制度之下,行商群体已经在整个世界获得信用,没有被任何一个其他的稳定保障制度超越。经过改良以适应我们共和制度的温和特征。”

       这个提案在3月获得纽约的州议会通过。纽约州稳定基金制度对广州十三行制度的“改良”和调适主要体现在:首先,纽约稳定基金作为一个独立的机构被建立起来,这与广州十三行的情形完全不一样,它有独立的雇员和官员来管理它自身的账户。第二,纽约州通过基金委员会成员对被保险银行的日常运营安全进行监管。第三,稳定基金如同中国模式一样提供无限的保险,但并不强制所有纽约州内的银行加入。

       福尔曼提案的核心是:银行保险和银行监督。在保险条款下,要求银行交纳它们资本的一个很小的百分比给一个共享基金,用来偿还破产银行的债务。尽管交纳将是强制性的,但在技术上这笔资金将仍然是银行的财产。其目的是为债权人提供全额补偿担保来防止银行挤兑。福尔曼还提出建立一个永久性的委员会,它将有权不断地检查和规范银行。增加的监督和监管将帮助控制人们预计会因保险计划而产生的道德风险。

       美国存款保险制度的建立受到广州十三行联保制度的启发,它对中国制度的扬弃,是我们认清封建专制体制及其相关制度的缺失,并进行合理制度建设的重要借鉴。

       小结

       新中国于1993年开始酝酿的存款保险制度,历经22年,终于正式公布《存款保险条例》。存款保险制度的思想来源于中国,今天又回到中国。

通过梳理十三行担保制度的发展及演变,观察美国对于十三行担保制度的扬弃,我们可以看到一些有价值的经验及教训。

       第一,从动机及目的来看,十三行的担保制度是为了保证帝国的税收,而不是从维护行业的整体安全稳定运营出发,带有时代的局限性。

       第二,从处理十三行的多次危机来看,清政府缺乏立场和规则,否定商业逻辑,对行商实行诸多勒索。担保制度不仅不能起到行商互助的作用,反而加剧了经营困境,使得个别风险转化为系统性风险。

       第三,美国存款保险制度的建立受到广州十三行联保制度的启发,它是文明与制度互鉴的重要实例。通过政治条件与其他制度和组织的配合,使用法律、财务及金融规制实施专业监管和技术监管,是美国存款保险制度顺利推行的重要因素。

 

参考资料

【1】高淑娟、谢雪燕:《清朝“十三行”保商制度与美国存款保险制度的萌芽》。

【2】刘秋根等主编:《唐宋变革与明清转型——中国商业金融史国际学术研讨会论文集》,保定:河北大学出版社,2019 年,第 232-246页。

【3】何平:《广州十三行担保制度与美国存款保险制度的创立》,《学术研究》,2020年第7期。

【4】Van Buren, Message of His Excellency Gov. Van Buren on the Subject of Banks, ALBANY: Printed by Croswell & Van Benthuysen, 1829,p.23;Frederic Delano Grant, The Chinese Cornerstone of Modern Banking -The Canton Guaranty System and the Origins of Bank Deposit Insurance 1780-1933, Brill Nijhoff, 2014, pp.218-219. 

【5】(美)葛富锐著、何平译:《现代银行业的中国基石——广州十三行担保制度与银行存款保险的起源》,北京:中国金融出版社,2020年。

 



责任编辑:岭南金融博物馆编辑

微信

岭南金融博物馆微信

扫一扫关注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