侨批与货币金融的变迁

发表时间:2020-12-29

来源:岭南金融博物馆

1610353286656014689.png

示意图:侨批是一种银、信合一的特殊邮传载体(编者制)

侨批兴起于清末,直至1980年代,侨批逐渐退出历史舞台。在这一百多年的历史中,侨批经历了清末、民国、新中国三个时期,侨批所递送的币种和货币单位也随之发生深刻的变化。批封上的货币信息折射出从金属货币到纸币,从外国银洋、本国银元到国币、港币、人民币的历史演变,体现出社会发展和政治变革的时代大背景。

一、清末洋银

广州是中国对外贸易的重要港口,鸦片战争前,外国银元大量地流入广东,然后遍及其他省份。流入广东的银元以西班牙银元(本洋)、荷兰银元(马剑洋)、墨西哥银元(鹰洋)、英国银元(站人洋)等为主,其中本洋和鹰洋流入数量最多。这些洋银是民间结算的重要媒介,深受欢迎。因此洋银也受到侨工侨民的青睐,成为汇款的主要货币。

外国银元大量流入中国后,对传统币制产生巨大的冲击,引发了自铸银元的潮流。部分通识洋务的官员们开始购买洋机器、学习洋技术来铸造银元。清政府自铸银元的流通,海外侨民也开始将其作为汇款的重要结算货币。

1610353038617094202.png 

岭南金融博物馆馆藏:侨批、鹰洋及机铸铜元

(侨批中标示汇去的“龙银”,即清政府铸造的银元)

二、地方法币

辛亥革命推翻了清政府,革命党人创立中华民国。民国早期,中国货币实行“银本位制”。除了面值“壹圆”的银圆外,还铸造各种银质辅币,俗称“小洋”“角子”或“毫洋”,种类很多。广东地区流通银质辅币“毫洋”,并通行各种地方纸币。这段历史时期,侨工通常汇去“大银”,最后折换成广东的地方法币,再交给侨工家属。

图片9.png

岭南金融博物馆馆藏:侨批、市立银行纸币、“双毫”

(侨批中标示汇去的“大银”,即民间俗称的“袁大头”;一旁标示“订交广东法币”,即折换为地方币种)

三、中央币

民国中期,由于银本位币制无法持续,且国内的货币发行杂乱不堪。1935年,国民政府实行法币改革,规定中央银行、中国银行、交通银行所发行的钞票为法币(后加中国农民银行),并禁止银元的流通,将白银收为国有。这一时期的侨批封上已很少出现“洋银”,被“中央币”“法币”“国币”取而代之。

 图片10.png

岭南金融博物馆馆藏:侨批、纸币

(侨批中标示汇去“国币”及“交通券”,即国民政府实行的法币)

四、金圆券

由于国民政府统治混乱,法币急剧贬值,1948年8月国民政府再次进行币制改革,发行金元券。但是金元券膨胀速度比法币还快,造成严重的经济危机和社会危机,各地纷纷拒用。这一时期,出现了汇款过亿元金圆券的侨批,而侨工为了避免经济损失,更纷纷重新采用港币及银元作为交易货币。

 图片11.png

岭南金融博物馆馆藏:侨批、100万金圆券

(侨批中标示汇去“金圆券”3亿,货币一文不值)

五、“南方券”

解放战争时期,广东革命根据地民主政府为废除国民党腐败的金融政策,解决财政困难,稳定市场,保护群众利益,陆续建立裕民银行、新陆银行、南方人民银行,分别发行“裕民券”“新陆券”“南方券”,同时发行各种公债,作为度过难关的重要手段,建立全新的金融体系,促进南方革命根据地金融事业发展,成为新中国金融事业的重要组成部分。

这一时期的侨工大多数采用港币作为汇款货币,规避金圆券带来的严重贬值。同时,在革命根据地,华侨的汇款会折换为“南方券”,充当流通的货币。

 图片12.png

岭南金融博物馆馆藏:侨批、南方券

(侨批中标示“港币”折换“南方券”,并附上兑换比率) 

六、“人民币”

广州解放之初,中共华南分局审慎应对金融,公布人民币为本位币,取缔伪币,禁用外币银元(允许定点兑换人民币),短期内允许港币流通(当时港币流通量约6亿,此举特例,稳定大局);同时,为了促进经济发展,鼓励华侨积极参与国家建设,政府制定了一系列政策鼓励和奖励侨批扩大收汇业务,私营侨批业归属国家银行管理,以管理外汇为主。此时的侨批以汇寄港币为主,同时银行对侨批进行统一管理,所汇寄港元需要折换成人民币(或粮票、油票、肉票等),以保持人民币作为流通货币的作用。

 图片13.png

岭南金融博物馆馆藏:“港币”折换“人民币”侨批

侨批有“草根金融”之称,它实现了华侨财富、情感的跨国流动,更是中国进入国际金融市场的先行者,蕴含着货币、信用、国际汇兑等金融业沿革的重要历史。


责任编辑:岭南金融博物馆编辑

微信

岭南金融博物馆微信

扫一扫关注公众号